您好,欢迎您访问井冈山烽火岁月红色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联系方式

井冈山烽火岁月红色培训中心


段老师:13317041828 (微信同号)
     王老师:13317041125 (微信同号)

地址: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市茨坪东山苑1幢208室

小井红军医院
时间:2018-01-23

 

       一、教学主题

       为理想而来,为信仰而战。

       二、教学目的

       依托小井红军医院教学点丰富、直观的历史资源,帮助学员进一步深入了解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从实际出发、艰苦奋斗、艰难创办小井红军医院的历程,使学员更深刻地感悟井冈山精神,进一步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三、教学用具

       扩音器、耳麦。

       四、教学实施

       为理想而来为信仰而战

 

各位学员:

       欢迎来到小井红军医院。这所医院,是井冈山时期红军为医治伤病员和群众看病而建立的,也是红军初创时期的第一所正规医院。

       秋收起义后,毛泽东率部队到达井冈山,先后在附近的茅坪、大井建立了医务所。后因战斗十分频繁,伤病员不断增多,边界党的二大决定:要建设较好的红军医院。虽然当时群众都很贫穷,战士每天也只有五分钱菜金,零花钱更少,但是听说建医院,他们有钱的出钱,有物的出物,很快筹得了1000元大洋。面对经费的紧张,群众和战士们又上山砍伐木材,开采石料。经过两个多月辛苦劳动,医院在1928年冬天建好,取名红光医院,但是不久便被敌人烧毁。我们现在看到的医院是1967年按原貌重新修建的。

       当年医院的医疗条件是非常简陋的。由于敌人的经济封锁,药品非常缺乏。没有消毒药水就用盐水代替;没有药棉,就用蒸煮过的旧棉花蘸上金银花水消毒。医疗器械也是就地取材,当时做外科手术,没有骨锯,就用木匠用的小锯子做断骨手术。

       伤病员的生活也是极为艰苦的,他们吃的是红米饭、喝的是没有油盐的南瓜汤。可是治疗期间,他们依然坚持开会学习,关心前方的战斗形势,轻伤员还坚持为哨口削制竹钉,他们还用竹子自制笛子、胡琴等,自编自演文艺节目,乐观地生活。

       在此治疗的伤病员中,有告别妻子投身革命的丈夫,也有拜别双亲奔赴战场的热血青年,还有一位年仅14岁的小战士。他们在井冈山浴血奋战,有的最终长眠在这片红土地上。

       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是爱情和亲情,最宝贵的是生命,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力量吸引着他们义无反顾地汇聚井冈山?又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伤痛折磨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乐观的生活态度,甚至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回答这个问题,我要特别给大家介绍一位红军老战士,她就是曾任医院党支部书记的曾志大姐。

曾志自小家境富裕,20世纪20年代就在教会学校和女子师范读书。她天资聪慧,长得漂亮,本可以轻松富足地度过一生。但她为了理想信仰,舍弃这一切,选择了一条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之路。

       1926年,曾志考入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同年10月,15岁的曾志面对党旗立下铮铮誓言:从今后我生为党的人,死为党的鬼,奋斗终生,永不叛党。从此,她将青春年华奉献给了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在回忆这段学习生活时,她这样说:我开始思考一些革命和人生的重大问题,越来越坚定地树立起共产主义的信仰和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而斗争的大志。

湘南暴动后,她随朱德、陈毅来到井冈山,后任这所医院的党支部书记。修建医院时,怀有七个月身孕的曾志和战士一起上山劳动,为建设医院作出了贡献。

       1929年1月,曾志随朱毛红军转战赣南闽西,后奉命到福建开展地下工作。1935年春,因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她孤身辗转汕头、广州、上海等地寻找党组织,打杂做工,历经坎坷,但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党,从来动摇过对理想信念的坚守和对党的忠诚。

为了革命事业,曾志忍痛先后将三个儿子送了人。

       1928年11月,曾志初为人母,由于战争环境的艰苦,离开井冈山时,曾志不得不含泪将刚出生26天的儿子送给了王佐部队的一个副连长。1952年,在井冈山地方政府帮助下,曾志和儿子石来发在广州见面。母子相见,百感交集,泪流满面。儿子多么想留下来照顾母亲,曾志又何尝不想让儿子留在身边呢,但她却对儿子说,井冈山是父母战斗过的地方,父亲的遗志需要你继承。随后,石来发回到了井冈山,担任护林员,直到退休。他的儿子和孙子至今也在井冈山。

       1931年1 1月,曾志在福州生下了第二个儿子铁牛。由于厦门中心市委急需经费,便作出组织决定,将孩子送给了一个富裕人家。尽管曾志很喜欢这个孩子,但她还是服从了组织决定。孩子送走前,曾志特意带儿子去了中山公园。孩子送人了,也许一生再难以相见。曾志久久地看着草地上可爱的小铁牛,一遍遍默记孩子的模样,心如刀绞,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从公园出来后,曾志又带孩子照了张全家福,才依依不舍地把孩子交给同志抱走了。

       由于刚出生两个月就断奶,又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加之麻疹流行,孩子染上了麻疹,夭折了。尽管大家都尽力瞒着曾志,可她还是知道了这一噩耗。后来,曾志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无限痛楚,一声不吭,默默地忙碌着,只是到了深夜,才一任泪水纵横,小铁牛的音容笑貌又仿佛浮现在我眼前……”

       第三个儿子也是出生不久就送了人。1950年,在方毅的帮助下,母子才在汉口相聚。不过孩子四岁时因营养不良患了淋巴腺结核,后虽做了手术,但却去掉了两根肋骨,切除一个肾脏,腿也跛了。回到母亲身边,孩子才开始上学。之后考取了一所技术学校,毕业后在东北长期从事炸药研制工作,后来才调到广东乐昌任工程师,凭着勤劳的双手,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儿子从没有要求母亲对他过去的遭遇做出任何的补偿。曾志也没有给儿子谋取任何的私利。

       作为一个母亲,三个儿子都送了人,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今天我们也许难以理解,但是正如曾志所说:共产党人,革命利益高于一切,除了信仰之外,一切都是可以舍弃的,包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文化大革命”中,曾志失去了挚爱的丈夫陶铸。曾志在回忆录中描述了和陶铸告别的情景:18日,分别的时刻到了,我炖了一碗鸡汤,烤了一片面包为他送行,由于他肠道已经梗阻,所以吃了足足有一小时,他说若不是为了我,是什么也吃不下的。该上路了,护士给他打了一支杜冷丁,他顿时就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他将毛衣、棉衣、大衣都穿在身上,仍感到冷。我曾要求送他去机场,没有获准,只好在家门口送行。陶铸拄着手杖,镇定自若,庄严凝重地一步一步走出家门,踏上了他生命的最后一段路途。我们微笑着握手,郑重地道再见。我为他打开车门,两人再次握手,向对方致以最后的敬意。

       车子启动了,曾志小声吟诵起陶铸赠给她的那首诗:重上战场我亦难,感君情厚逼云端。无情白发催寒暑,含垢余生抑苦酸。病马也知嘶枥晚,枯葵更觉怯霜残。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43天后,陶铸在合肥悄然病逝。之后曾志也被错误批判并遣送到农村劳动。对此,她不埋怨、不消极。她说:“我是自觉参加革命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为当官、为名利地位的,当普通老百姓,仍是共产党员,也能作贡献。”当女儿问起她对这段遭遇的看法时,她说:革命并不是靠个人感情和恩怨,而是出于信仰。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道路无怨无悔!

后来,无论是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还是担任中顾委委员,她都尽心竭力,为党工作。

       临终前不久,她要女儿帮她清理存款和现金,女儿从80只工资袋中掏出了几万元的现金,那是曾志多年逐月存下的。她反复叮嘱女儿:“工资袋一定不要丢掉,它可以证明这些都是我的辛苦钱,每一笔都是清白的。”尽管此时剧烈的癌症疼痛使得她浑身颤抖,但她仍集中意志说了这样一番话:共产党员不应该有遗产,我的子女不得分这些钱,要将钱交给中组部老干局,给祁阳和宜章贫困地区建希望小学……

       弥留之际,曾志从昏迷中醒来,她失声的喉咙中发出费力的请求:“不要把我抬得太高!不要把我抬得太高!”

       1998年6月21日,曾志在北京逝世。当天,女儿拆看了母亲在牛皮纸袋里留下的遗嘱:“我生命熄灭时的交代”——“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遗体送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火化;将骨灰一部分埋在井冈山的一棵树下当肥料。”

       不久,女儿陶斯亮将母亲的部分骨灰埋在了离这里不远一块松风石下。绿树掩映中,小小的墓碑上,镌刻着这样几个字:魂归井冈——红军老战士曾志。从此,曾志又回到了曾经战斗、深深眷恋的这片红色故土。

       等一会,大家可以去瞻仰曾志的墓。墓地虽小,仅能立足,但安息的却是一位平凡而高尚的灵魂;字虽少,彰显的却是生生不息的伟大精神!

       从15岁立下誓言,到86岁逝世,70余年来,曾志始终实践着入党时的誓言。作为战士,她英勇顽强,身经百战;作为党员,她信仰坚定,对党忠诚,虽经受误解、委屈、不公正处分甚至无端的伤害,但她始终面对困难不退缩,面对挫折不放弃,无怨无悔;作为母亲,她也需要家庭的温暖、亲情的呵护,可她为了革命大义,舍弃小家之爱,眼含热泪把亲生骨肉送人。她所奉献的远远超出一个女人,她所给予的远远超过一位母亲!

       读曾志,让我们惊讶的,不是她坎坷的人生经历,而是她的毫无怨言;让我们羡慕的,不是她拥有信仰,而是坚守信仰;让我们敬佩的,不是她一生的卓越贡献,而是她对得失的淡然。

       从曾志身上,我们看到了共产党人为理想信仰牺牲一切的品质。无数先烈和曾志一样,抛弃优越的生活条件,浴血奋战,奉献自己的青春,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正是为理想而来,为信仰而战!

       追昔抚今,当代中国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革,我们的工作不再仅仅是农民问题、军事战争,和平环境也不再需要我们绝大部分的人随时准备付出鲜血和生命。但是一个前进的时代,需要奋发向上的精神;一个发展的民族,需要积极进取的意志。斯人已逝,精神永存!革命前辈们的顽强精神和崇高品质,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不断奋发进取!

       谢谢大家!

上一篇:小井红军烈士墓

下一篇:黄洋界保卫战旧址群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